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中心行的少妇们】(后续)(3.1)作者:江小媚
【中心行的少妇们】(后续)(3.1)作者:江小媚
 字数:46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大难临头劳燕分飞1

   周小燕看到张丽珊出现在电视的是时候是晚饭的时光,过去了这些年,小燕 却总是关注着那个远离她的城市,她每天都把电视调到了那个频道上。电视的画 面上,光环笼罩下的张丽珊,脸上娇嫩的肌肤吹弹欲破,跟放在讲台旁的一簇鲜 花相映得彰。

   周小燕的心里有一只虫子在爬,虫子搅得她心潮起伏思绪连编。她将碗筷重 重地搁放到饭桌上,进了卧室把个身子重重地扔到床上。周小燕穿的是一件轻薄 的连衣裙子,一个身子横卧在床上像是一曲折起伏的山峦。屋子并没开灯,黑漆 漆的,她睡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心里像是打翻了的五味酱瓶,什幺味道都有。
   那年周小燕挪用了公款,跟着新婚的丈夫林奇出走,东逃西藏不敢露面,几 乎在南方的向个城市都呆过。最后他们还是选择回到了林奇的家乡,这个三面临 海的小镇安顿下来。林奇的家那个小鱼村离镇上还有十多公里,像是个山高皇帝 远的世外桃源。

   刚来的那阵,小燕如同是惊弓的鸟,成天昏昏沌沌心不在焉的,一脸的憔悴 和警觉。一声汽车的喇叭或是一个穿制服的人都让她心有余悸惶惶心跳。放着林 奇家里的高墙小院也不敢住,最后,就在林奇哥哥林刚承包的小岛上安家落户。
   小岛当地人称斗屿,这里的水域是这带沿海最好的。海底平坦,海水透明, 比重稳定,水交换量大,风浪平稳,饵料丰富,空气新鲜,是养殖的天然良港。 林刚,一个双腿瘦长、走起路来晃晃荡荡的忠厚渔民。跟他弟弟林奇是截然不同 的两个人,但却是捕涝、养殖的能手。

   他负责着给他们提供生活所需有物品,而他们则有时在他的鱼排上帮忙。斗 屿美丽的风光和湛蓝的海天、新地方新的环境,一时让小燕忘记了过去的烦心琐 事。那一年,小燕真是踌蹭满志,跟着林家的两兄弟起早贪黑地埋头苦干。
   她站到斗屿的最高处,也就是他们住的用海草遮顶用木棍撑窗的小屋顶上。 一手卡着腰,观察着斗屿海湾的全貌。海风吹拂头发,沐浴身体,让心旷,让神 怡,不由地把胸脯挺得更高。一切尽收眼底:鱼排、红树、白鹭,都倒映在如镜 的碧波里,与天上的白云叠印在一起,宛如神话境界。

   似乎已经忘记了刚过去的坏运气,这时候她像中心行那个意气风发的周小燕 了,雄心勃勃,春风得意,正在规划着心中的一派蓝图。用一年的时间把股市里 亏损的补回来,把中心行的那笔欠款还了;再干上一年,回到那阔别的城市,跟 林奇在那里安置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林奇刚醒来,发现不见了她,从屋里出来,见她整个一丝不挂站在屋前礁石 上,他喊道:「你好不知羞,衣服都不穿。」「这里鸟人都没有,怕什幺。」她 头也不回地说。周小燕头顶着一头乱蓬蓬的短发,剪得不齐整,像堆干草似的堆 在肩上。

   她赤条条走下石礁,地上尽是些碎乱的小石块,她赤着脚踮起着脚跟小心翼 翼地走,这使她本来就丰饶的屁股更是高跷,她走近水边像一尾银条子鱼儿,一 仄身,就滑腻腻地溜下了海里。海的波浪冲击着她的隆起的乳房,立时使她有了 周身麻酥酥的快感。

   她索性仰身平浮在水面,让凉爽爽的流水滑过她的前心和后背,将一股舒服 的奇痒传达到她肢体的每一个部位。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真正成熟的女人心 身如一堆浪沫酥软软地在水面上任自漂浮。她一次又一次瞧着岸上。

   斗屿就像一只负重的灰色巨龟,吃力地溯游爬行,龟背的最高处就是他们的 海草屋子。水块厚重,从海底挤出水面时缓慢而又固执,呈蘑菇状簇拥豕突,大 片大片浑浑黄黄地旋转。小燕不见了林奇的身影,她大胆地看着自己的身段,似 乎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身子好多部位已经不比先前了。

   她使劲地跃出水面,又鱼跃式地向深处一头扑去,作一个久久的潜水。刚浮 上来,却见林奇追到了她的身边。他说:「老婆,别再逗我了,等会我再想要, 你就不要求我饶你。」

   「不,」小燕答道,她在水里无比快活地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叫喊着。「我 们现在没法消停下来了。」他朝着水里喊叫∶「我会给你一个女人需要的所有快 乐。正如像你这样一个女人应得的。」

   「瞎吹。」小燕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他在水中仰起肚皮,对着小燕抚弄着 自己光滑、粗挺起来的肉棒,尽力向下捋动包皮露出极为敏感的龟头。小燕游近 到了他的身边,在水中人露出了一个脑袋,她张开了嘴巴将他的阴茎吞进了口中。
   在林奇来回急剧抽动的同时,她的嘴巴也艰难地吞吐,她嘬起双唇嗟成一个 紧缩的圆圈套住了他的龟头,同时配合着他强劲有力的肢体运动有规律地上下吸 吮着。

   林奇把水里的她提拎了起来,他们彼此凝视对方的眼睛,如痴如醉地亲吻着, 他用双手托起小燕的屁股,她那如蛇般的双臂搂住他的脖头,一动不动。他们紧 拥着,胸紧挨着胸、腹靠着腹,小燕的双手紧搂着他的脖颈、那修长的大腿从他 背后紧夹住,臀部倚靠在他叉开的腿上。

   他的肉棒骄傲而令人生畏地竖立着,通体黝黑、光滑,如同一枝铁棍,在它 下面是垂着柠檬大小的睾丸,饱满、紧绷地裹在柔软的摺皱。小燕籍着手臂的力 量旋转自己的屁股,将那下身触碰他竖起的肉棒。然后她高高抬起屁股,她慢慢 将自己放到他的肉棒上面,肉棒陷入到了她的肉穴中。

   她那挨着他的身体开始轻微地哆嗦。林奇依旧紧拥支撑着她,她的双臂紧攀 住他在他身上欢欢地雀跃着。林奇的双腿承受着一个娇软的她,他艰难地挪动脚 步,从海水里移动到了岸上。把小燕置放到了一块稍为平坦的巨石,这时,小燕 像猫一样灵敏地翻过身,朝着林奇蹶起了浑圆的屁股。

   林奇双手托住她丰腴的屁股,将她挪动了个位置,他那粗长肉棒的肿涨龟头 朝她刺过去,她的双腿晃晃悠悠地把上半个身压伏得更低,这使她的屁股更加高 耸起来,一条腰塌陷更是曲折。林奇高昂起头来仰天大笑,他的肉棒紧紧抵住她 的屁股,腰部猛一用力向里面插了进去。

   现在他的肉棒完全属于她的了,他的睾丸随着纵挺拍打着她的肛门,而且还 不停地震颤着。小燕的裸体在凉爽的空气中呈现珍珠一般的白色,她的头发湿润 贴在她的面颊,一双美目由于发情而变得迷离。同时她充满活力的屁股也跟着摇 摆,起伏不停地推送自己的身体,表现出那幺饥渴难耐。

   小燕的嘴里像是塞满了食物似的发出了兴奋的尖叫声,她的纤腰向上弓起, 配合着林奇纵挺不停的运动。先是大声地呻吟,渐渐变做了高声的厉叫,她的回 音在这空旷无人的海天一色中四处游荡,她的叫声连续而又婉转,接着又像刚逃 脱了死神之手,发出一连串心满意足地颤微微的叹息。

   他们一起渐渐达到了高潮,他剧烈抽动着,紧贴小燕呻吟着,他的腰部猛力 推送,肉棒在她的肉穴里不停地进出。而小燕也在急促喘息,随着那种悦人的快 感在她身上不断地波动,她几乎就要瘫倒下去,她的阴户里流渗出一股滚烫、黏 乎乎,潮湿的淫液濡湿了她的大腿内侧。

   随着一声欢愉的嚎叫,小燕达到了高潮,林奇那禁锢已久的渴盼得到了淋漓 尽致的发泄,那软滑的肉棒从多肉的阴道里滑脱出来。他趴在她的后背上,喘着 粗气,一丝微笑挂在脸颊。「老婆,明天就要收获了,你可不能再这样精光赤裸 地到处闲逛。」林奇的双手忱在脑后,望着蓝天说。

   「那我该怎幺办?」小燕在沙砾中坐了起来,林奇又说:「收购商会带工人 过来的,我们不用忙,只要过秤看准数目就行。」

   「你傻,我问你,我到底要藏到什幺地方去。」小燕急着问,林奇说:「怕 什幺,他们又不认得你。」「不行,我得回避,还是小心没错。」小燕说着起身 往屋里去,林奇在后面追赶着她:「老婆,都过去一年多了,你还那幺小心地。」
   「老公,小心点没错的。」小燕援着头发说,林奇无奈地:「好吧,我把你 送到我哥家里。」

   趁着夜色林奇将她送到了村上他哥林刚的家里,林家是一幢不大的二层楼房, 小燕穿着的薄纱连衣裙让

   海水淋透了,又让身体烘干了,和她的表情一样皱巴巴地疲惫。她走进屋, 踩着那双乳白色的皮鞋站在石板地上。

   屋内弥漫了一股浓郁的烟熏气味,楼板和墙壁布满黑色烟垢。嫂子叫挂红, 有着磨盘般肥大的屁股和一对丰隆的乳房,她穿着家做的汗衫,无领无袖一对粗 壮的胳膊敞露着。她拉着小燕的手:「妹妹,你这身打扮一看就是城里人,太招 人眼了。」

   「也是,你帮她换把衣裳换了。」林刚说,挂红领着她上了楼,楼上只有二 间房子,一房间有小孩探头探脑,让挂红斥退了。她从衣柜找了些衣服,「试试 看,是不是合身。」挂红直率地说道,她示意小燕脱掉身上的衣服。

   小燕见她完全没有避开的意思,咬住牙把身上的裙子脱了,她的眼睛对着小 燕的胸脯,然后便是大腿和屁股:「妹妹的身子真好看。」小燕换过衣服,一身 粗布衣裤,红鞋。裤管和袖管都短,露出小半条小腿与小半截胳膊,袖管呈喇叭 状,遮住了腋下的布质钮扣。

   当她下楼的时候,俨然已经是个渔村的小媳妇,是上锅下厨的模样,短发利 索地挂在后脑勺,干爽明净却又充满倦态。「有人来家里,就说是林奇跟她媳妇 回家养病来了,这一年过去了,也没见有啥事,是咱自己做贼心虚了吧。」林刚 说,又为自己不妥的比喻苦笑了一下。

   「还是小心为好,我尽量少在人前逛荡。」小燕说,林奇也说:「住上一段 日子,要是风平浪静的,就住到村里来方便。」

   一大早,小燕便能听到渔村里早起的人互相问候、咳嗽与吐痰,很远的地方 有鸡鸣,听不真切。这人间烟火的生活让她感到特别地亲切和怀念。收获的季节 让林家兄弟脚不沾地几天没在家,当她看着一筐筐的鱼虾、一袋袋的珍珠鲍鱼, 一车车的海产,流着涎线、散着腥气,跟随着采购它的主人,从斗屿集中到城市 的餐桌上。

   她眼巴巴地等待年终的结算,却跟她的愿望大相径庭。抛去应用的承包费用 和成本,加上他们跟林刚一家子的一年花消,还得购置一些来年作业的用具,所 剩已是无多。周小燕沉寂了几天,周小燕几天眉头紧锁苦思冥想,都说以前中心 行的几个美少妇就是周小燕最有脑子,聪慧过人的她终于想出了节流开源的方案。
   她请人把老屋子临街的墙拆了,腾出一大间出来开了个杂货铺,就让嫂子挂 红看着。这挂红嫁给林刚之后,接二连三地给他生了三个千金,早就闲荡惯了, 如今像是套上笼头,每天便有了些不大中听的话,有时也发起些莫名的脾气。她 这样做无疑是给小燕看的,如果不是林刚一连串地喝斥,她难听的话可以像小河 一样流出来。

   因为周小燕和林奇是落了难避祸才到这个家里来的,这就给她有了直起腰板 大声说话的底气。小燕肚子里亮膛着,像这类小把戏早就见惯了,中心行那些精 灵古怪的少妇、初出茅庐的女大学生,那个不比她高明多少,别说她一个偏远渔 村的小媳妇。

   小燕做出了一付寄人篱下的姿态,她不止一次跟挂红说自己反正已经落没有 了退路,幸亏他们容纳了她,唯有现在这遮身之地。说得款款深情心承口服,暗 地里却是打掉了牙只能往自己肚里咽,人穷有时只得乖乖志短。

   她的成功努力终于使挂红成了打发孤寂的最好伙伴,一个孤寂的女人和一个 沦落的女人极容易做成朋友。她们有唠叨不完的家常絮语。她们坐在一起,做着 杂活聊聊家常,构成了林家的温馨画面。这样的画面是宁静的,这样的画面当然 带有浓郁的欺骗性质。挂红偶尔跟小燕抱怨着她婚姻的不幸,说到她嫁人之前便 双眼放光。

   小燕仔细地端祥她,倒也有一番风韵,挂红有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尖巧 的鼻子和略大的嘴。更兼她有一副牛高马大的身板,胸大臀宽双腿修长。她说做 姑娘时就是村里招人喜爱的顶尖人儿,好些都是有事没事的男人,总爱找她搭讪 几句,其中还很不乏一些身强体健,长得体体面面的小伙子,当然有些是闲得无 聊存心来揩揩油的;然而也有好几个却是诚心诚意来向她家老头儿探口风的。
   但为什幺下嫁给老实忠厚的,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的林刚她减口不言,这就 让小燕听出其中必有难以言状的东西。小燕并不急于探究其中的缘故,她清楚假 以时日挂红一定会竹筒倒豆一样吐个一干二净。小燕一直等待着这个反击的机会。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