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骇客入侵】(08)【作者:osborn6666】
【骇客入侵】(08)【作者:osborn6666】
字数:418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8章深陷危机

  过了一个月,因为陈姝蓉跟洪凯发现自己课里,有一个人竟然涉及回扣,於是利用自己留下来的专员缺,让陈姝蓉亦师亦友的前辈胜任,她能力及经验丰富一流。收回扣的人则是交换过去,填补前辈原本的空位。

  而且跨单位合作专案也尽量避免使用涉及回扣人,在课长,前辈及洪凯所形成的铁三角,实力出众,屡屡完成任务,还能提早结束。

  这一切看在协理眼中,很不是滋味,因为陈姝蓉越来越功高震主,何况她本来就应该是自己的禁脔。

  这天,协理与林秘书在办公室里对话……

  协理……陈姝蓉越来越不当我是一回事了。

  林秘书……别气了,我有个主意,有办法让陈姝蓉无法专心对付我们。
  协理……说来听听。

  林秘书……只要找个人,让她自愿发生关系,留下证据,然后就用此不断威胁她,让她自顾不暇。

  协理……这主意不错,交给你办了。

  又过了三天,协理设席邀宴各个小主管,当然包括陈姝蓉,席间林秘书及协理故意不断藉机灌酒,陈姝蓉一开始还能拒绝,但喝着有了醉意,不知不觉就越喝越多,开始茫了……

  协理这是对林秘书施了眼色,林秘书於是假装好心要送陈课长回家,所以先离开,其实是在附近找了间饭店,把陈姝蓉放在床上……

  陈姝蓉不解,刚想问林秘书为什么送自己来这,林秘书直接就趴在自己身上,而嘴也亲上来,因为很茫,所以她有点使不上力挣脱,这时林秘书拿出跳蛋,先隔着衣服轻轻放在陈姝蓉的胸前,然后沿着肚子,最后伸入浅灰色宽裙里,隔着内裤挑逗她的敏感处,陈姝蓉喝醉后本来就性欲易起,何况现在遭逢老手。
  这时林秘书开始技巧性舌吻陈姝蓉,她彻底融化了,这是她从来没有过体验,以往男友的舌功简直是天与地的差别,而她原本挣扎的手反而开始将林秘书抱向自己。

  林秘书一只手掀开陈姝蓉白底蓝条相间针织上衣,解开她的Tiffany蓝蕾丝胸罩,又将跳蛋移回胸部,轻轻顺着乳晕划圈,然后刺激乳头,再换另一边,一样的动作,接着把跳蛋回到下方敏感处,之后周而复始地变换跳蛋的位置。陈姝蓉这时真像初经人事的少女,不断领略到性爱所带来的欢愉。

  林秘书放下跳蛋,停止与陈姝蓉的舌吻,立刻将她的Tiffany蓝蕾丝内裤褪到大腿,直接就先用双唇吸吮她的阴蒂,并用舌头舔遍周遭区域,然后将双唇在她的阴唇上稍微施压,用舌头伸进她的小穴洞口里,反覆利用自己柔软的双唇、灵活的舌尖及牙齿的挑逗,让陈姝蓉的性欲不断高涨。而手则是熟练的用力捏着陈姝蓉的胸部,再用食指轻抠乳头,这一连串的招式下来,都使陈姝蓉感受到升天般的快感。她的嘴里同时发出愉悦的叫声……啊…啊…受不了……喔…啊…啊…不行了……啊……

  陈姝蓉的手则是用力的抓着床单,身体开始扭动,希望减缓林秘书用嘴带给她的刺激,但事与愿违,随着她的闪避,反而因为接触位置不同,更带给她急速升天的感觉。啊………啊……啊……要高潮了……啊……

  林秘书忽然松口及放手,让陈姝蓉欲火更为高涨,开口娇喊……快给我……求求你……随便你要怎么玩我都可以……好难受……

  林秘书知道接下来只要等到,自己约定的人来,就可以冷眼旁观,看着陈姝蓉央求别人干自己的贱样,然后拍下照片,完成任务。

  而且为让陈姝蓉更难受,林秘书把跳蛋调到最弱,犹如蚂蚁在咬般,塞进陈姝蓉的阴道,又脱下自己的丝袜将她的手绑在背后,不让她有机会自慰或拿出跳蛋。接着又帮她穿好衣服。

  可怜的陈姝蓉,不断用力夹住大腿,或是一直在床上打滚,希望减缓下体如同隔靴搔痒般的刺激,嘴里也不断发出……嗯……的闷声。此时她的理智已荡然无存,就像头发情的母狗,随便一个人都好,哪怕是乞丐或流浪汉,只要好好用力操她,她都可以接受。

  突然有人敲门,林秘书迫不及待跑去开门,结果门一开一看,竟然是个带着V怪客面具的人,还来不及反应,那个人就用力踹门,林秘书被门一撞,又往后撞上衣柜,当场摊倒在地上,V怪客解开陈姝蓉背后绑住的丝袜,就直接背起她往门外冲,为避开大厅及服务生,直接从饭店侧门离开,等上了计程车才脱下面具,一路上陈姝蓉紧紧抱住面具男,而腿则是紧紧交叉夹住,嘴里依然不断轻吟……嗯……嗯……

  面具男把陈姝蓉放在自己床上,其实一路上已经被陈姝蓉怪异的举动搞的老二都硬了,看着陈姝蓉的腿还是夹很紧,於是掀开她的裙子,将早已湿透的内裤侧拉一边,就看到了跳蛋,於是抓住跳蛋的线往外一拉,陈姝蓉跟着大叫……啊………喔……快点上来……人家想被你狠狠的干……嗯……用你的老二帮人家止痒……拜託……求求你……嗯……宝贝……好老公……人家好想要……来嘛……嗯……嗯……

  面具男一听那受得了,就裤子连同内裤一脱,拨开陈姝蓉的Tiffany蓝蕾丝内裤,直接插进去了,两人一起发出了……啊……陈姝蓉是因为终於得愿被插了,面具男则是被她的小穴紧紧包住,似乎不愿老二就这么离开,面具男开始以男上女下方式尽情的做着,陈姝蓉则是双脚撑住床,不时抬臀又扭腰,主动地希望能获得更加升天的感觉,而手则是环抱着面具男,并将他的头压在自己的头旁边,并对着他的耳朵开始叫床,嗯……好舒服……宝贝……啊…对……就是这样……用力点……喔…干我……啊…嗯……啊…嗯……要高潮了……动快点……对……啊。啊。啊。啊。啊。

  此时面具男开始冲刺,不停高速的前后摆动,好增加自己老二与陈姝蓉小穴磨擦的频率,而她的小穴忽然夹的更紧了,面具男跟着大喊,我要射了,陈姝蓉……啊。啊。好……射里面……快……都射给我……啊……烫……喔……舒服……喔……

  面具男直接内射,在射的瞬间,陈姝蓉开始激烈颤抖着身体,今晚累积的所有快感瞬间一次爆发,这也将她推上从未到过的高潮。接着转头又把他的脸搬向自己,嘴贴上嘴,开始疯狂舌吻,像是鼓励他刚刚的表现,而他则是报以热情的吻,又用手轻抚她的秀发。最后,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或许被折磨太久,累了,当面具男离开自己的身体,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他则是侧躺在她旁边,看着美丽的她,原本喝酒就红着的脸,又带有另种红韵,真是百看不厌,轻抚她的脸,休息一会,接着亲了她的额头,就这样渡过如此美好的一晚……

  早上的太阳从窗帘的缝隙洒进床边,陈姝蓉醒了,头还是很晕,勉强坐起来,看到自己全身只有一件宽松的t- shirt,差点崩溃大哭,因为昨晚自己喝醉后,一定与某人上床了,下意识的就拉了下棉被,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昨晚的记忆只停留在自己喝了很多酒,然后林秘书送自己回家。唉……不知现在是几点,这又是哪里,房里好像没人在。

  转头找自己的包包想拿出手机,看到床头柜上有张纸,拿起来一看,上面写到……桌上有早餐,冰箱有牛奶,记得热来喝,今天会帮你请假,宿醉如果还是觉得不舒服,别客气多睡一会。衣服帮你洗好晾好,晚点应该会乾,不然就再烘乾。好好照顾自己,洪凯。

  陈姝蓉忽然吐了一口气,唉…这家伙又救了我,昨晚应该是便宜了这小子,可恶,竟敢趁人之危,死定了你。

  放下心中大石的陈姝蓉又躺下去继续睡了……

  早上洪凯来到公司,先请前辈帮忙课长请假,避免被人注意到他,又看着林秘书,一进来就头上贴着纱布,走路又一跛一跛,差点笑出来……

  接着协理进来往洪凯这里一看,立刻走向林秘书,说着……你怎么办事的,还弄成这样。想出来带面具的人是谁没有?

  林秘书……虽然看不到脸,但看身材。我怀疑是洪凯。

  协理……又是这个傢伙。还真的是个人材。哼!

  协理就转身进去办公室了……

  林姝蓉睡到快中午起来,洪凯其实很贴心的帮她准备盥洗用品,梳洗一番后,热了牛奶,吃了冷掉的早餐,也把衣服拿去烘乾,换上昨晚的衣服,带着他留的钥匙就出门了。

  晚上洪凯到家,看到桌上的四菜一汤,心里很感动,这就是他想要的家庭生活方式,陈姝蓉添好饭,对洪凯说……去洗手准备吃饭吧!

  吃饭时,陈姝蓉先开口……不常煮,不好吃还多包容。

  洪凯说……很好吃。待会要再多吃一晚饭。

  陈姝蓉笑了笑,放下碗筷,就说……昨晚谢谢你又救了我。

  洪凯一时不查,就说……这是我应该作的。说完他就知道不妥,但来不及了。
  陈姝蓉马上追问……你怎么知道昨晚我在那?又怎么知道我会有危险?
  洪凯知道这时候不说真话不行了,总不能说这是巧遇,於是也放下碗筷,直接了当的说……我是个骇客,你手机被我植入木马程式。

  啪!陈姝蓉一巴掌上去。

  洪凯辩解……上次在摩铁就想告诉你。

  陈姝蓉似乎没听到,就问……你监视我的生活多久了?

  洪凯知道再不保留,一切就完了,回说……从惩处结果公布那天开始到现在。他有自知之明,如果让陈姝蓉知道跟前男友在一起时,就已经被监听,那她绝不会原谅自己。

  啪!陈姝蓉又一巴掌,此刻很多事情她都明白了,於是就想起身离开。
  洪凯直接抱住她,不理会她的挣扎,解释说……我真的喜欢你,我承认一开始我心态不对,但请相信后来的我是真的想保护你。

  陈姝蓉稍微停止了挣扎,她知道这个男人对她用情很深,不顾一切的救了她两次,自己则是对他的付出一直都很感动。也许是发生了两次关系,竟然不知不觉间也对他产生了好感,甚至某个瞬间有思考过是否接受他的追求。

  洪凯放开了陈姝蓉,看着她说……对不起,我错了,不应该拿任何理由当作监视你的理由,如果你要我现在离开,我明天马上递辞呈。或者,拜託答应我最后的请求,让我帮你将协理拉下来后,就离开了。

  陈姝蓉看了洪凯,看到他的眼神此刻是诚恳的,而自己其实某种程度对他也真的是狠不下心,於是就开口……好吧!我现在暂时原谅你,之后看你表现了。但现在开始除了保护我的安全,其他都不准你监视我。等协理的事结束,你就必须从我手机移除木马程式,好吗?

  洪凯知道自己暂时过关了,没想到以退为进是有用的,露出笑容的说……好,没问题,吃饭吧!

  陈姝蓉点点头,笑着说……嗯!

  吃完饭,陈姝蓉回家了,一样报平安,说晚安,以及答应作早餐给洪凯。
  这条无间之路彷彿一切又再次回到起点……

  早上,洪凯在等公车,陈姝蓉传了line的消息……

  陈姝蓉……早……你是不是很厉害?

  洪凯……当然,床上跟骇客两个都是。

  陈姝蓉……无耻。

  洪凯……说正经的,骇客的能力算是厉害了。

  陈姝蓉……那可以答应我,帮我个忙吗?

  洪凯……好,没问题。

  陈姝蓉……帮我骇入我前男友的手机,我想报复。

  洪凯倒吸一口气的回……ok!

  此时,他知道她渐渐开始依赖自己,或许真正在一起的日子不远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